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高冷姐姐和鬼畜的我⊙江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1326520
精华: 0
发帖: 77
金幣: 19952 個
威望: 76 點
貢獻值: 14 點
邀請幣: 470 個
在线时间: 55(时)
注册时间: 2020-05-18
楼主  发表于: 07-23

高冷姐姐和鬼畜的我⊙江


第一章 网吧被抓,问题不大
  “江云横!你又在这给我上网!”
  当我有些错愕的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转过头去,几乎吓尿了,我曹,班主任,是班主任,那个老妖婆!
  Wtf!
  她到底是看我有多不爽,每次都能逮到我上网!擦!
  被抓到就完了,真的完了,我曹,直接把我拉进小黑屋里做一个下午的化学卷子,还要打电话给我爸,到时候少不了又是一顿打!
  电光火石之间,我一个鲤鱼打挺,大吼一声,“老师,我不是江云横,我是他哥哥!”
  我都不用回头看,我就知道,老师不屑而又轻蔑的一笑,这种谎言当然站不住脚。
  可我只是想稍稍的分散下老师的注意力,一个鲤鱼打挺摁掉了电脑,撒腿就跑!
  为了防止老师突袭,我选的位置,也是离所谓的安全出口最近的!
  我拼命的加速,差点每一个趔趄摔死在楼梯上,几乎不到一分钟我就蹿完三层楼,蹿出了网吧。
  吗的,可惜了,这把老子马上就推高地了,被狗日的老妖婆打断了节奏,回去肯定要收获四个举报,直接滚进小黑屋。
  可惜了我剩下的4块钱网费,原本还能多上一个小时呢!
  我在嘴上碎碎的骂了几句,这儿是人群密集的小巷子,四通八达,还没有完全的城市化进程,保证了我的逃生路线。
  等等,不对啊,老子今天上午刚高考完啊!我怕个鸡儿啊,现在老妖婆还能管我什么啊?
  我已经离开学校了,我已经成为了天空中一只无拘无束的小鸟了!
  我踏马是自由的,我有在网吧呼吸二手烟的权利了!
  虽然很臭,但自由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没办法。
  我还怂个P,被她压迫了三年,被这个妖婆剥夺了无数的体育课,明目张胆,光天化日的改成了化学课,我淦!还天天给我补习,说我成绩中游,中游个蛋蛋,对着那些化学方程式我就头晕。
  现在终于是海阔天空了,我刚才就应该挺直腰杆子说一句,“你管的着么?我就上网,怎么的,高考都结束了,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乳虎啸谷,百兽震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时候老师就应该哈哈大笑,然后我就祭出我法宝,传说中的九转修罗斩,老师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说了一声,“此子恐怖如斯?”
  算了算了,中二玄幻小说看多了吧我,哈哈,脑子都不好使了。
  然后我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小巷,回家?不存在的,我准备去另一家网吧,家里这个点根本就没有人,也没有电脑,那台老旧的台式机早已经不堪重任,连看网页都卡的要死了,刚从牢笼里放出来,我又怎么可能安心的跳回鱼塘?
  再然后,我就看到小巷的出口,停着一辆白色的C200,车牌号是xxx6
  等等,这个车牌号是不是有点眼熟啊?我愣了一秒钟,这不就是老妖婆的车吗!
  她,她居然算计我,已经对我的逃跑路线,如此了如指掌了吗!
  但我只要能钻进小巷子里,就能有一线生机!
  我敢打赌,老妖婆不可能在这么密集的人群中抓到我。
  可我一转头,大惊失色,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这个千年大妖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妖…,哦不,楚老师,老师!我…我…我就是,那个,刚高考完,放松放松,放松放松,咳咳。”
  原本想装x的话语,到了嘴边,怂,非常的怂。
  老妖婆抱着胸,长发垂落,带着蝴蝶扣的白衬衫,下面是黑色的铅笔裤,其实说她是老妖婆也并不老,27岁,午后的骄阳炙热的洒在她的发梢和脸上。
  高中三年,我好像都没有认真的看过她的样子,只是稍稍停留在她那张严肃而又凝重的神色上,她只要一喊我的名字,我总觉得天塌了。
  补习的时候都是低着头,看着那些习题,算踏马半天也算不出来,被骂都来不及,哪儿有功夫去看老师的脸。
  可是现在,我能够近在咫尺的看到妖婆的容貌,她总是化着淡妆,眼线并不明显,眼睛并不是那种水汪汪的,而颇有那种独立和坚韧的气质,很少会流露出温柔,而且在审视我的时候,从来都是锐利的,居高临下的,可这也改变不了她眸子本来就明媚的像春光。
  她的琼鼻很挺,线条非常的顺畅,腮红也是淡淡的,像穿过巷子里,夏日的凉风。
  到了高三,大概是太忙了,她甚至连口红都不怎么涂了,但今天偏偏是涂了,在夏日里这种鲜艳的口红未免有那么点油腻,可老妖婆的唇瓣微动,活脱脱像是个守在南方巷子里的美人。
  她的影子和身后的嘈杂相割裂,我的耳畔似乎沉浸在莫名安逸的氛围之中。
  我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鸢尾花味道,好像空中浮动着风信子。
  我踏马是怎么了,不由自主的脸红了?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迷惑了??居然觉得楚老师是个美女?我擦,我肯定是出什么问题了!
  我在心中默念着我亲爱的栗山未来,猫眼三姐妹,绫濑小天使,黑猫,远坂凛,时崎狂三,拉姆雷姆,妮可罗宾,女帝波雅汉库克,露西哈特菲利亚。
  好吧,这些我都不喜欢,我最喜欢的,是希尔瓦娜斯,我深爱的女王,唯一,高等精灵的挽歌。
  这才稳了稳心神。
  “是可以放松放松,不过能别去那种网吧呢?那么浓重的烟味,知不知道咱们隔壁班有个同学天天去网吧得了肺结核错过了高考?”
  “知道了老师,我下次,下次不敢了!我肯定在家里好好的看书,好好的学习唯物主义思想观,那个复习错题,多看看没记住的化学分子式!那个官能团!苯…”
  “高考都结束了,你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让你别去网吧,可以进行一些别的娱乐活动啊,你在学校不是挺爱踢球么?正好趁着暑假去踢踢球什么的。”
  我靠,老妖婆你还好意思说!T球我也得有人啊,足球课都被你掐掉了,该T的时候我一节都没T到,现在暑假,上哪儿去找人陪我啊,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在这样炎热的暑假,吹空调玩DOTA2,再无其他!
  Ps:补充一张颜格格人设图(侵删)



第二章 老妖婆笑得火树银花(二更!)
  “那,那个,老师,现在我去网吧的事情,能别告诉我老爸么?那个啥,我毕竟,毕竟也只是一时糊涂,您大人有大量,放了小的吧?”
  “江同学,你刚才也说了,你毕业了,我确实不好再多说你,只能说是建议了,也不会再多嘴多舌的跟你爸爸说的。”楚老师现在的语气放缓了,根本就没有原本那样子锋利的刀边了。
  “那,老师,您,现在这样子拦住我,是因为??”你他喵不告诉我爸了直接把我放走不就行了?还在这儿跟我费这多话,没把我吓死!
  “你高考完书包都不拿走的呀,做题的时候粗心大意,做人也是,总是丢三落四的,里面的文具准考证还有几本教科书都在呢!”
  “啊!”我这才想起,对啊,我踏马书包都没拿回来,就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里面那些教科书倒是不重要,不过书包里有我的同学录呢,虽然这玩意很小儿科,不过对我来说,有心爱妹子的留言,我翻来覆去的看了很多遍,一直带在身边。
  “东西我给你放在车子了,等会过去拿下就好了,主要你也没有带手机,不过,我就知道你会来上网。”楚老师的话语不那么的正经,显得有些莫名的轻松洋溢。
  “老师,不是我没带手机,我那台诺基亚老年机在高一的时候被你缴掉了,到现在都没有还给我…我老爸之前打了我一顿也没给我买了…”我有些委屈的盼望着楚老师能良心发现,把那破诺基亚还给我。
  别人都是玩Iphone被抓,只有我,玩着踏马诺基亚自带的贪吃蛇被老师抓了,还是在课间,多他喵冤枉,当时老妖婆还说我表现好过一个星期就还我的。
  这就是三年啊。
  “啊,那个诺基亚?办公室里没了,可能早就被我丢了吧,嗯,这样吧,老师刚刚换了个新手机,原来那个手机我也没什么用了,给你吧。”楚老师这么大方,我他喵当然觉得不妥,虽然是老师换下来的旧手机,可就这么白嫖,不好吧?
  “老师,那个啥,您的手机,我哪儿敢拿啊,那个没有就算了,反正过两天我跟我老爸说下,可以给我买新装备了,新手机啊,新电脑。”
  “这次考得怎么样,有估分过么??”班主任是马上接着这句话啊,这话是真能让我憋死,刚高考完你问我估分了没,我估分个x儿,至于考得好差,我也说不上来,反正考试的状态是云里雾里。
  虽然题目都是那些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可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的这种感觉。
  “老师,这,这刚考完啊,你就别说了,让我过几天逍遥日子吧。”
  “说的也是呢,所以你现在买手机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呢,估计要等到成绩出来吧,还是先拿着我手机用吧,老师也确实是不小心才把你的诺基亚弄没的,是应该赔偿。”
  “现在的诺基亚才值几个钱啊,真没关系的老师,反正高考结束了,我爸也没想管我的,我也没有什么要联系的人…”
  “越说越可怜了啊,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老师应该给你树立一个好榜样啊,这样吧,反正填志愿的时候你还要回学校的,到时候如果你有手机了,你再把手机还我,没有呢,就不用还了。”楚老师冲着我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笑容,我曹,老妖婆居然笑了,真的假的,握草,这三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露出笑容,真不是开玩笑,之前运动会我拼死拼活拿了个第三名,我们班有次有个同学考了年级段前200,甚至于春游的时候,元旦汇演的时候,我都没有看到过她笑。
  这也是她老妖婆的由来,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开心的。
  总是那一本正经的表情,总是那么的严肃,所以她现在笑的像是火树银花,像是清泉流响,微微勾勒起的弧度,让我忘记了这是夏天,我想到了“安东诺夫卡苹果大又甜,准能快快活活过一年。”
  不对,这是我应该想的,难道不是三无少女绫波丽那个影响了岛国动漫直到现在的温柔笑意么?
  我恍惚之间是有点不知所措了,甚至没有能再说出什么拒绝的话语。
  全然不知道怎么拒绝,我在心中感慨三次元里女人的千变万化,又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在云端跳舞?
  愣愣的跟着她走到那辆洗的干干净净的,锃光发亮的C200旁边,接过了她给我的手机还有书包。
  老师的手机上还贴着小挂饰,是一只萌萌的小黄鸡,这算是老师罕见的少女心么?看起来并不旧的5S。
  “里面没有手机卡喽,你自己重新买个卡就可以用了,也没什么损坏。”
  6也才刚刚出不久...5S二手的,怎么也得要个2000吧,一下子从诺基亚飞跃到了苹果5s,从贪吃蛇直接跳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手游了…
  真是吓人的大跨步前进呢。
  “谢谢,谢谢老师…”
  “回去洗个澡,一股子烟味。”楚老师发动了车子,我非常不好意思的看着车屁股,直到开走。
  无功不受禄,我这还直接贪了人家一个手机,还是老妖婆的,我擦,主要那个笑容太意外了,意外到我差点意外怀孕…开个玩笑,到现在,我的小心肝砰砰的跳动。
  好像现在喊人家老妖婆也挺过分的,以后得改口了,改口叫啥,楚女神?
  嘿嘿,美滋滋啊美滋滋,确实,推脱个毛线,做人就是得脸皮厚一点,那老师都开口了,是不是,大不了填志愿的时候还给老师,难得楚女神良心发现,嘿嘿,家里的无线蹭蹭,游戏玩不玩另说,至少贴吧视频什么的随便看了,咱们也能二次元BILIBILI了不是?
  跑到营业厅买了卡,搞了个什么68块钱月租费的套餐,68啊,算上办卡钱,花了我88了,真是贵的我肉疼,那个店员还告诉我这他喵是最便宜的套餐,说什么现在都4G时代了,有什么话费返还,还说这个套餐优惠力度非常大,还问我要不要加这个那个增值服务,那个这个服务,我要个鬼啊!!听的我头都大了,兜里就剩下了一张百元大钞,可拉倒吧!
  Ps:推荐我群大佬村长新作《问题少女来自十年前》
  放在后面推荐效果不太好,放前边吧,喜欢这种类型的一定不要错过,毕竟我大村长!
  以下为简介:
  一间破旧的教室连接了十年前和现在这两个交错的时空。
  沈童以为自己可以利用穿梭时空的机会彻底发达了,然而一切利用过去赚钱的机会都被禁止了。唯一给他带来的,就只剩下来自十年前的问题“学姐”们。
  村长出品,不用我说了吧?安排!


第三章 泰拳警告w(三更!)
  有了5S,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
  当然是炫耀!
  青春勃发的少年么,还能想到个啥…我也是如此。
  我马上就想到了我那几个好基友,其中之一就是跟我住在一个小区里的燕展阳。
  跑到他们家楼下就摁门铃,也不知道这货在不在,考完我兴奋过头,直接一个人冲出来了,到现在连个饭也没吃。
  不过没关系,我有精神食粮吗,原本是打算网吧那边随便叫个炒面,刚刚放了88块钱的血,我决定坑一波燕狗阳。
  “喂,外卖?这么快?”
  “外卖你个头,是我,你江哥,快开门。”
  “哦,是你小子啊!刚才去网吧跑的比兔子还快,影子都摸不着,现在来干啥?”
  “你先开门放我进去,磨磨唧唧的,擦!”
  “行行行!”打开了大门,我就蹿了上去,燕展阳家里我可是来了好几次了,轻车熟路,反正每次他爸妈都不在,贼随便!
  “当当当当当,看,这是什么?”我掏出了刚刚到手的5S,“我曹,你哪儿弄来的啊??地上捡的?”看看,什么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踏马,地上捡的,你看我像是能捡手机的人么?”
  “也是,你这家伙人品差到爆玩个幻刺砍十几刀都不出暴击,能在地上捡到5s,等等,你不会是偷的吧??我劝你还是快点自首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悬崖勒马,为时不晚啊,小江同志,你还年轻,不要让组织对你失望啊!”
  “你这货能不能有点好话,我会去偷会去抢?你认识我这么久了,我有干过什么坏事?”我翻了个白眼。
  “你就放屁吧,我碗里消失的红烧肉有没有进你的肚子,高中三年你偷吃我多少东西!跟你一起去面馆,那薄如蝉翼的牛肉哪次没被你夹走,你说个毛!”
  “这连小偷小摸都算不上!我踏马都是共青团员,怎么可能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得了,我也不卖关子了,这手机,是老妖婆送我的!怎么样,吊吧!NX吧?”我自鸣得意。
  “我靠,班主任送你手机??为啥?我觉得还是你偷来的比较靠谱一点…”燕展阳死活都不信。
  “说是把我那个诺基亚给搞丢了,补偿我的。”
  “我靠,诺基亚换5s啊,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手机给我,我瞧瞧。”燕展阳将信将疑打开了手机屏幕,很是娴熟的就点开了相册。
  “干,真的,是,班主任的手机啊,你看!”
  “什么,相册我是没翻过啊,有楚老师的私房照,还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的心里咯噔一下!
  按照传统都市小H文的套路,或者是我看过的某些岛国本子的套路,一般的剧情就是老师的手机里有不可描述的照片,然后我们一帮坏学生威胁老师,然后,嘿嘿嘿,我踏马社保!
  “你个傻吊想什么呢,有是有自拍,不过那是评选优秀班主任的自拍,手机里还有之前咱们最后一次开始的化学试卷答案,还有几盆老师办公室里的植物,除此之外都被删了,估计是关掉了ID,这大概能证明这手机是楚老师的。”
  燕展阳这种早早就用上了苹果的大佬跟我当然不一样。
  “哦哦,是这样啊…”
  “楚老师对你还真是挺关照的,你这货运气还真好,哎。”燕展阳感慨了一句,叹息一声。
  “好个P,以前天天拉我们几个补习你忘了,凶悍的一批,逮着机会就说我,现在见到她我还虚的要死。”
  “要不然怎么说你是个吊丝,年纪轻轻,不懂得女人真正的魅力…”
  “我曹,燕狗阳,你还说我呢,你看看你这个色胚,你是不是对楚老师有非分之想??”
  “你别胡说八道啊,死小江!”燕展阳意识到自己似乎说漏了嘴,脸色一变。
  “嘿嘿,别装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燕展阳是这样一个想要亵渎老师的坏学生,你是不是本子看多了??还是最近东京太热了??”
  “我都说不是了,你这货,别瞎猜啊!”
  “好了不跟你扯,封口费,中午这顿饭你请了!”我他喵正愁没敲竹杠的机会呢!
  “算了,我还是承认我喜欢楚老师好了,反正你这嘴欠了肯定会到处乱说,咱们班大半男生都喜欢楚老师,这可不是什么秘密了。”燕展阳这货突然就不按套路出牌破罐子破摔了。
  “我擦,你别这样啊,我还想敲你一顿饭呢,刚包了电话卡没钱了!”我也只好眼巴巴的看着燕展阳,期待他动动恻隐之心。
  “你这货,真是穷酸的不行啊,得得得,别这么看我,吃完就给我滚蛋,就知道赖老子这儿吃饭!”
  “这么绝情,就不能留我在你家看看你玩游戏啥的!”
  “做梦,我踏马玩的是DNF,你玩的是DOTA2,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有你这货肯定得死缠烂打让我把电脑给你玩,最后又得我看你玩一下午的DO2!”
  这点燕展阳倒是说对了,这货跟我玩的游戏不是一个路数,LOL跟DNF,都是大企鹅帝国的游戏,我虽然不是什么优越的DOTA2玩家,不过这货抗压吧背锅吧逛得多,总还是有点影响的。“行,吃完我就滚蛋,哈哈,正好我下午回家试试我手机新功能,然后继续网吧走起!”
  “你他喵去网吧有钱,吃饭就没钱??”
  “吃饭省一点,上网的时间就能久一点吗,体谅下我们这些穷苦人家的孩子吧。”我眨巴眨巴眼。
  “你给我滚,别露出这种表情,泰拳警告了啊!”
  “天天就泰拳警告,抑郁刀法,你说你还知道点啥。”这个关于太子队的梗,我都快听出茧来了,燕展阳这货有事没事就是抑郁刀法泰拳警告微博火葬什么的…
  然后这货就说去开一把撸,让我等着外卖,“我给你加个菜,多点份饭。”毕竟是我展阳哥,对我蹭吃蹭喝的行径已经产生了斯德哥尔摩般的习惯了。
  这货中午吃的相当豪华啊,大份的酸菜鱼,冰镇可乐,米饭,别的菜我都懒得管了,吹着空调还吃的汗流浃背。
  燕展阳这货说是后来给我加的大份,怕不够吃,哎,真是好基友啊,想想我啥时候有钱一定要请他吃一顿…
  有钱么?大概这个暑假都不太可能了吧,除非我去打工,不过,打工是不可能的打工的~
  吃饱喝足,爽啊,找根牙签剃了剃,才慢悠悠的从燕展阳家出来。
  “等等,给我把垃圾带下去!”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